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日不落


灰色的天,你的臉,愛過,哭過,笑過,痛過,只剩下再見…

拿著鉛筆描繪著臉容,熟悉了也陌生了。筆在紙上來來回回的,畫著你的眉,畫著你的鼻樑,畫到嘴唇處,停下了,就這樣擱筆。也許像他說的,長編小說的結局別去看,留給自己一個美好的幻想的空間。肖邦現在也彈奏不出我的悲傷;鉛筆描繪再好看也是灰色的。起身倒杯水,水杯是不是太寂寞了,所以,要水的陪伴。水的陪伴給予它溫,慢慢地,習慣也厭煩水的存在,水的離開也成了必然。

望著窗外的河面,發著愣愣的呆。你說,會帶我去看海的,感受海的那片藍。奔跑在沙灘上,在海水中拍打著,累了,躺在沙灘上,說著有趣的話題,看著日落的美景。這些話也只是你一時衝動說說而已,我卻傻傻的當真了,原來,你只是起了謊言的開頭,剩下都是我一個人在幻想。幻想有一天,我們手拉手幸福於海岸邊,你的左手端著一束鮮花,我的右手拿著一串氣球,相擁在海水裏的心型的花編中。我放飛氣球,你拋開了鮮花。在海水裏,我們閉眼碰鼻樑許下海誓山盟,我們彼此在對方的左手無名指,戴上簡單大方的刻有雙方姓名的拼音的戒指。嘴角上揚,淚卻劃過嘴角。我們小時候都是哭著哭著就笑了,而現在的我們笑著笑著就哭了。放下水杯,想起了可樂,走向櫃檯。

取出可樂,使勁地搖,“碰”的一聲,被可樂濺了一身。你還記得嗎,在我們去遊玩回來的時候,因在超市買可樂錯過了最後的班車,“就差一點。”我氣喘吁吁地說道,“先喝可樂解氣。”我很聽話的接過你給的可樂,碰的一聲,被可樂濺了一身的狼狽樣子把你逗樂的,“小笨蛋,你不知道可樂經過運動就會爆發嗎?來,小笨蛋,你怎麼這麼笨,我幫你擦。小笨蛋,你以後要是沒我,你該怎麼辦?”“涼拌。”你的眼睛閃著失望和擔憂,“小笨蛋,我送你的一樣東西。把手伸出來。”我正好奇你的禮物,“小笨蛋,用它套住你,有一天,你的名字會在我家的戶口上出現。”“怎麼這麼不公平,也不問問我的意見。”你老愛摸我的頭髮,“小笨蛋,你怎麼這麼笨,班車走了,我們就步行回去。”兩個一高一矮的影子在路上拉動著,也時時的嬉笑著。你還記得嗎,在那個微冷的夜晚,我冷得直發抖,不停地打噴嚏,你去了趟超市,回來為我煮了可樂薑湯,你總是對我說,小笨蛋,沒有我在你身邊,你該怎麼辦康泰自由行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好的回憶,每每想起是那麼開心,又是那麼難過,只因為你不在我的身邊。你的左手旁已不是我。                   

如果沒有那次的發現,你還會找藉口瞞著我?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那次,我們在吃飯,你接個電話的反常讓我怒火在心裏燒,卻裝做無所謂,你看不到我的心在滴血。以一個理由跑離那個餐廳,去了超市買東西,一直告戒自己是自己多想了,在餐廳的猜疑在超市外得到證實,呼吸變得好不順,躲在一個牆角靜看你們的去向,·當那個女進去商場,我打電話給你,你卻說你在休息。當那個女出來了,你很不耐煩的掛電話,最後看你們搭上的士走了。我才放下被掛的電話,淚涮涮的落下,全然不顧自己的形象。到現在,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多少人的異樣目光跑過。到現在,也不知道高跟鞋是什麼時候被我扔了,光著腳丫回到家,倒頭就睡。這是一場夢。關了機,讓自己徹底的靜靜。當我睡醒,天也暗了。開啟機,沒有來電提示,也沒有信心追問。懶懶的洗漱下了樓。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了,腳不知不覺的朝那相反的方向邁去康泰領隊

到了他的住處,想了想還是回去,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路,她上下打量著我,“你找誰?”她好奇著我的身份,我也好奇著她的身份。“我是清風的妹,有事麻煩他幫忙。”她連忙開門,“你哥出去買水果,等一下回來。”之所以騙她,我的身份,她正是我看到的那個女。我試探性的問她:“你是我哥找的嫂子?”她害羞的“恩”。她的肯定給我一撞的痛,而你回來,你的臉上堆滿笑容地喊著她的名子,但當看到我的時候,你的笑僵住,隨後問我:“怎麼來了?”這麼問話,讓我深刻的感到自己是牆邊硬插一腳的角色,“我的麻煩,我自己會處理得很好。”說這話,淚不爭氣落下,我落荒的跑離現場。她催你追出來,你也就跟著我跑出來。一把抓我的手,要我聽你說。你對我說,對不起,你是真的愛我,你只是有你的苦衷。你一直想對我,就是沒找到適當的時機。我在心裏徹底的冷笑道:我在你心裏算什麼。我在你解釋的同時逼問什麼苦衷。你選擇沉默了。何必自己打自己的臉,這樣的沉默讓人足以證明事情的可見性。我以天色太黑了,累了,要回去的理由打破沉默,你要送我回去,被我拒絕了。這樣的你太陌生了,我來不及接受,也沒辦法接受。攔了輛的士,坐進車裏,留你站在原地。 在回去的路上 ,我的手機一直間斷的震動著,看來電顯示是你,但不想聽到你的聲音。你最後發信息給我:你真的很愛我,這樣做不求我原諒。希望我以後能夠快樂。 很想問問你,問問你的心,你怎麼捨得為了她傷我,很問問你,問問你的心,她哪里比我好,但這樣的話我再也問不出口了。你的電話也在那個夜晚沉海。

我魂不附體的過了好幾月,在好幾月後,一個陌生的未接的號碼浮在手機上,出於禮貌,打回拔,你的聲音在那頭響起,你問我;最近好不好。除了回答好,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。你說你忘不了我,一切能重新來過。我告訴你,我有男友了。你在那頭沉默很久,謝謝你的關心,我們會過得很好。像對空氣說,匆匆掛電話。你發信息給予我,你的祝福。沒有你,我一個人會慢慢的展開最真實笑容,但與他沒關,因為他是我幻想中對你開的謊。

在那個通話,我撒了謊,因為傷不起,只能找有力度的藉口拒絕你。一切皆因美好記憶中留下了疼痛回憶。你的臉會時間的流失被深刻,同時也會時間的見證被模糊的康泰導遊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