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所有的感動都要付諸行動


7月14日是三下鄉的第四天,五點多的天空天還泛著微微亮,不壹會兒天就全亮了。後勤組的同學們早已舍棄安逸的床鋪,投入到鍋碗瓢盆當中,用細致與溫情為我們烹飪出美味的佳肴。昨天晚飯後,還看見後勤組的小夥伴們在削土豆,原來他們都還沒吃飯,飯菜不夠了只好重新再做。起的最早,吃的最晚,壹天到晚都在熱火朝天的廚房打滾,有時還不壹定有飯吃,內心不禁有股熱流湧動,只想對妳們說聲辛苦了。

六點多的時候,孩子們已經陸續的來上學了,整個校園充滿著他們的歡聲笑語,青春激情撒了滿地。陽曦實踐隊支教組的同學壹定會用自己所有的精力,教給孩子們不壹樣的,充滿活力的課堂。九點多的時候支教組組長燕婷來到了調研組辦公室,小朋友的課堂太過活躍,希望我們過去幫忙。看著那些比我們小那麽多的孩子,他們是如此的稚嫩,對所有新鮮的事物都是那麽的好奇,我有點懷念小的時候。我也是壹個農村的孩子,但是條件要比這裏好的多,我從前上學只用十幾分鐘,有時還有父母接送。這些孩子都還這麽小,已經這麽乖巧懂事,今天發自內心特別地想為他們帶來更多的溫暖。

下午我們調研組的小夥伴步行四十多分鐘來到批發市場發調查問卷,調研組每天步行兩小時,踏著滿是雞屎,又十分泥濘的小路,即使內心抗拒,但依然堅持著。有的小夥伴都被叮了很多的包,也有的小夥伴去看了醫生。我身為調研組的壹員真的很心疼,調研組的曉莉,勝媚,丹紅,紅丹,嘉靜,舒婷,澤廣,誌豪,林海以及陪伴我們路上風塵仆仆的攝影組的小夥伴,妳們辛苦了!謝謝妳們壹直以來的陪伴。調研路上壹直看到在我們龍樟小學孩子,他們熱情地跟我們打招呼,主動填寫調查問卷,真的覺得十分感動。我突然想起了昨天那個幫我寫問卷的小女孩,略帶點羞澀,在我們調研的過程中,壹直尾隨著我們。在我走的時候,又特地跑過來看了我的工作證,想知道我的名字。可是我卻沒有跟她有更多的交談。羨慕昨天隊員跟其他小女孩建立的深厚友情。如果我們說多壹句話會不會也這樣。突然我覺得我發調查問卷,好像利用了她,太過功利了。她是因為想跟我做朋友才會幫我寫問卷,我卻沒有主動與她深交。如果可以,希望在學校可以找到妳,給壹個像妳小夥伴也有的大姐姐,給予妳想要的溫暖。在奶茶店時,我寫下了我的心願"希望我身邊的人都好好的!要幸福!"希望我可以給妳們帶來幸福和溫暖!"
PR

人就像是這個世界的過客


正直酷夏,小溪邊的壹片枯葉,吸引了我的註意,讓我感到奇怪的是,清澈的小溪邊樹立著許多高大筆直的楊樹。樹上碧綠的葉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翠色欲滴,趴在大樹媽媽的懷抱裏貪婪的吸允著甘甜的葉汁。但這滿樹的綠葉又怎會有枯葉落在溪邊。我想是去年的葉子吧。

殘葉飽經風霜,嘗遍人間百般苦。風的狂暴,雨的寒洌。悠悠歲月摧殘了它的碧綠的紗衣,剝奪了葉子寶貴的年華。

在生命結束的季節裏,無助的枯葉被無情的秋風橫掃而去,像壹粒不起眼的塵埃壹樣躺在遼闊的大地上安詳的熟睡著。有誰會註意它的青春,有誰會在意它的感受,有誰會明白它默默無聞的所做的壹切。有誰會珍惜和它壹起短暫的日子,有誰關心壹下它年老的色斑,沒有人,人們只懂得向它不斷的索取,直到榨幹它最後壹滴汁液。最終冷酷的風婆婆狠狠把它吹下樹來,結束了它短暫而又平凡的生命。

不管葉子做的再好再優秀,再怎麽努力,它終究逃不過命運不公平的安排,打不破大自然的定律。無論它有多麽堅強終究還是要遵守命運的安排。

人就像是這個世界的過客,匆匆走來,又要匆匆離去。在世上哭過,笑過,終究還是要離開,不如在有限的日子裏要過得充實,過得開心,

那棵讓我忘卻不了的樹


京城往北五十公裏的天壽山下就是著名的明十三陵。早年間來過,來的人大都是奔著定陵地宮來參觀的,這也是解放後搶救性發掘的第壹座皇家陵寢。今又復來重溫記憶,皇家陵寢威嚴依舊,肅穆莊嚴建築巍峨,黃頂紅墻琉璃閃光,松柏森森林濤颯颯。神路、明樓、五供、地宮,依次參觀;宮殿、紅墻、欄桿、寶頂,默默走過。神路上的翁仲被鐵柵欄保護,周遭的農家樂比比皆是,收費停車場上到處是拉客餐飲的咬喝聲,現代氣息與環境顯得不適時宜,與早年的氛圍大相徑庭。

離定陵寶頂不遠的西側有壹株鹿角柏,蓬勃森然氣勢逼人,冠蓋碩大獨自篩風。據傳,柏樹從異地移來,有先有鹿角柏後有十三陵之說。

皇家陵寢是極講究風水的,新皇帝從登基的那天起就開始為自己選擇萬年吉地,這是保證江山永固福及子孫的頭等大事,而植樹渲染美化陵寢更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。但凡皇家陵寢都有專職的官兵守衛,其中的壹條重要職責就是管理林木。方圓幾十裏內的林木壹旦納入了皇家陵寢的管轄,那就有了皇家的身份,哪怕是壹枝壹條都是不可妄捋的龍須。林木依據離皇陵的遠近,有白樁、紅樁之分,壹旦踏入,輕則杖脊罰款,重則梟首示眾。在以燒柴為生活必須的年代,無疑會斷了不少百姓的生路,百姓的選擇只能是敬而遠之。

皇陵的林木日常管護賞罰異常嚴明。施肥澆水必不可少,林木枯死必須補種,日積月累年復壹年,綠樹掩映的皇家陵寢自然多了幾分肅穆妖嬈。可以想見,移來的這棵鹿角柏,不僅形態絕美,寓意深刻,更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屬的見證。不知這棵樹在別處生長了多少年,也不知當時移植這棵樹耗費了多少人力財力,它默默見證了壹個王朝的興衰。只知道這棵樹至今還在生長,老枝葉墨綠沈穩,新枝葉翠綠發亮,而它根系黃土中的皇帝妃嬪們已經朽成了白骨,安葬的地宮亦成為人們參觀探奇的場所。

如果說人為移植栽種的鹿角柏享受了皇家的待遇,那麽,自然界中樹木的生長憑借的只有自身的頑強。永定河融匯了上遊桑幹河洋河的水流,滋潤的在河道裏洄流出壹個個岸線曲美的水灣兒。沿河的垂柳阿娜多姿,柳稍兒搖曳輕拂水面,劃出了圈圈漣漪。記得去年春雷乍響後來過這裏,只見壹棵大柳樹煞是淒慘,樹幹扭曲著,被撕開的樹心慘白猙獰,樹幹有壹大塊燒蝕碳化的痕跡,無疑這是被雷擊的。

如今看到這棵大柳樹已經斜歪在河邊,部分樹幹樹梢已經浸在河水裏,被撕裂的樹心已經風幹成黃褐色,雖說部分枝杈已經幹枯,但它的新葉仍現勃勃生機。驚異的是,看到插入地裏的壹節枝杈與眾不同,活脫脫壹株長勢茁壯的新柳。聽說過‘無心插柳柳成蔭,’今天算是看到了現實。輕輕觸摸這棵長在母樹,不忍離開母樹自己又紮根的小柳樹,壹種尊崇膜拜感油然而生。或許明年再來的時候還會有驚喜,期待著驚喜的發生。

這裏是燕山與太行的交匯處。山峰雄渾連綿起伏,溝壑交錯土崖危聳,古松不乏千年有,苒柏亦現白年存。壹條布滿怪異巨石的河道裏,壹塊巨石橫亙其中,石上長著壹棵形態飄逸的大樹。觀其相,巨石分水流,大樹根抱石,柔情裹堅韌,中流挺奇觀,天曉得這棵大樹如何紮根石縫練成了金剛之軀,度過了春夏秋寒。或許是洪水沖來了樹種卡在石縫裏,也許是鳥兒飛臨落此,把采食後未消化的種子屙在了石縫中,天臨擇選自然其中造就了這壹現狀。巨石浸水中,水濕潤巨石,大樹涵水分,上蒼嬗變成。面對此情此景,人們也只能心存疑惑,也只能望此興嘆。人生百年實屬奇稀,樹生百年不是珍奇,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有幸觀瞻亦是緣分。

小城的延長線壹直通向東邊的村莊,它只身單調顯得有些孤寂和羞澀,附屬公共設施及管線隱藏在寬闊馬路邊兒的井蓋、窨井的下邊。村民可以騎著電動車順溜地進城,城裏人可以開著車親近田園,就連小麻雀都在新建指示標牌的鐵管子裏安家了。馬路是城鎮的標簽,但郊野風光依舊,節令壹到,玉米揚花傍在路邊,打碗花纏繞在草棵上,地埂上的野酸棗紅撲撲的可愛。

不經意的壹瞥,發現馬路頂頭的窨井蓋下面,有壹棵小樹憋屈的長在裏面。蹲下身細看,原來是壹棵小榆樹,不見陽光的緣故,樹葉嬌黃枝條細嫩,水箅子的縫隙已經竄出了稚嫩的樹尖。真難為這棵樹了,竟然能在這樣生長環境中成活,窨井大約有壹米多深,四壁水泥少有薄土,真的要是水流大了連根拔起不知被沖到什麽地方。但是它活著,至少現在活著。壹粒榆錢飛花,種子隨風在地上翻滾,不幸的是它落到了窨井裏。對於大多數幹癟死去的種子相比,它是幸運的,從長勢來看,它至少已經兩歲了。壹天,幾個園林工人在窨井附近的便道上種草,我趁勢走到壹個老者的身邊,遞上壹顆煙,隨便聊了幾句後把他領到窨井邊看。或許是心有靈犀盡在不言,他拿來鐵鍁翹起井蓋,沒有費力就把小榆樹拔了起來,把它移植在附近的地埂上順便澆了壹桶水。

毋庸置疑,小榆樹的頑強感動了人們,人們的憐憫之心換得了小榆樹的新生。這是生命輪回中的巧遇,這是不離不棄等待的結果,這是人與自然的互助,但願它好好地成活長大。

壹棵樹審視著壹個皇朝的興衰,壹棵樹詮釋著腐朽神奇的再生,壹棵樹傳遞著機緣巧合的命運,壹棵樹講述著頑強不棄的故事。

在你心裏閉關


時光寂靜,年華流轉,撚一顆素心,於春天的街角,看流年的風輕輕吹過。暮春,風住塵香花已盡,物是人非不經年。時光的剪影裏,暖了幾許相思,又惆悵了多少別離?誰的深情濕了誰的眼角?誰的記憶溫暖了誰的思念?又是誰的沉默粉碎了誰的希望?

站在陽光下,伸出雙手,似乎便可以觸及往日的溫度,暮然回首錦瑟年華已不再燈火闌珊處。

也許,某些遇見或者離散皆是命中註定,曾經的緣分早已漸行漸遠,曾經的莫失莫忘俱已化為泡影。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去巫山不是雲。塵世間有多少人來人往,有太多的人註定只會是過客,不屬於自己,只是一生中,總會有那麼一個人,可以溫暖整個世界。

一只蜻蜓落在風中我翻飛的裙角,恰似我,剛好從你嘴裏,聽到了最動聽的話語,聲聲清遠,字字灼華。時光裏,我們並肩寫就的,是關於春天的故事。

靜下心來,整理紛亂的思緒,淡看年華似水。默默地走過了山長水遠的流年煙火,回眸一瞬間,驚覺那些一直珍愛的感情,愛著愛著就淡了;那個一起牽手走過的人,走著走著就散了。那一場一場的錯過,上演著一次一次的悲歡離合。曾經的天涯咫尺,也變成了咫尺天涯。緣起,你站在人群中;緣滅,你流轉天涯。

都說最美人間四月天,芳菲即盡春將逝。最是時光留不住,落紅流水春去也。許多美麗總是在不經意間從我們的指縫間花落,來不及挽留,來不及記憶。

濕淋淋的衣袂上綴滿了晨光中的露珠。在風清雲淡的紅塵深處,我安靜地站著等待朝陽的親吻,微笑著看光陰在眼眸裏一點點逝去。

紙上,關於流年的故事,一章又一章。塵世靜悄悄地生長,如含苞的花蕾,在指尖一朵朵次第綻放。稠密的塵事太過厚重,壓住了紙的輕狂。我在上面反復書寫那些生命的過往,終擺脫不去你下在我身體內的魔咒,任你在夢中反彈著琵琶飛入敦煌。於是,那飛天的輕盈,成為我不滅的惆悵。

月光流了一地,一瓣瓣花朵在時光裏從容凋落。我接不住生命的衰落,只好任它墜落地面,獨自去感受空氣中因它而起的波波漣漪。夢一樣的世界,我用心書寫著與你的愛情篇章,那一篇篇風花雪月的賦,你可曾用心去讀,為何紙張在風裏亂舞?

夜空無比深遽,星輝點點,流落於塵世幾許清寒。地上,和我亦步亦趨的影子,不知疲倦地追數著我的步履。不知哪個年月,我的生命會被它全數數盡,然後消泯?

寂寂長夜裏,情在深處,暖在左右。你一直以來的默然相守,你日日夜夜的不離不棄,在我的心裏,在我的生命裏,開成人世間一朵明媚的花兒,那縷縷清香如月光脈脈的情思,和著清涼的梵音,飄逸在天地間,見證者一個千年守候的愛情故事。

季節無聲無息的來,在婆娑的世界裏,緣分宛如一只只破繭的彩蝶向一場不可抗拒的愛情飛去。

你說:一直相信,有人在某地等我,原來是你。你說這話的時候,神采飛揚,和在我夢裏出現過無數次的樣子一樣,動人心魄攝人魂靈。

佛說:人是一半活著的,當遇見另一半的時候,即使是火,也要投進去燃燒。沒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。

我相信這段話,這個世界有很多我們無法解釋的情感,就像你對我的愛戀,在骨骼中穿行,帶著肉體的疼痛於時間裏輕歌曼舞。

當心痛劃過臉龐,一滴滴清淚在紅塵深處輕揚。從來都不知道,原來愛一個人會寧願虐待自己,而不忍心傷害。你說,捨不得。你說,你絕望。我痛,心痛無語。我希望你一切都好,我要你好好地陪著我,一直都在。也許,我偶爾的小情緒傷害了你,但是請相信,我絕對不是有意的。時光在靜夜裏緩緩地流淌,一如你給我的愛細細地纏繞著彼此的心,多年來我習慣了有你在身邊。生命的路上,我不知道終點在哪里,但是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,你依然待我如初,讓我們彼此疼惜,相攜到老。

你說,要我多愛你一些。聽到這話,我心裏生生地疼。其實,一直很愛你,只是不善於表白。你希望我只屬於你,細細地想來,我今生真正擁有的其實也只是你一個,只有你給了我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幸福。

一直相信,那久久的、溫暖的、執著的等待一定會在某刻開花結果;一直相信,那深深的、甜蜜的、從容的思念一定會在某刻絢麗在擁抱裏,成為一道感動生命的風景線;一直相信,那笨笨的、傻傻的、飄逸的誓言一定會在某刻無聲,靜靜地淌進我們的心河,澎湃著我們愛的激情。一直相信,那失去的、逝去的、停留的光陰一定會在某刻捲土重來,鋪就一條一生相守的路,伸向我們的生命盡頭。笑著,看著,時光在我們身後輕輕地流過……

流年無恙,誰許過誰歲月靜好?時光飛逝,誰許過誰地老天荒?你說過,相濡以沫,絕不相忘於江湖;你說過,執子之手,白頭偕老;你說過,我若不離不棄,你便生死相依。

愛是一生一世的默然相守,在愛的世界裏,要耐得住寂寞,耐得住孤獨。愛,是用真心真意彈奏的一曲天上人間的童話,是用時光書寫的一部地老天荒的傳奇。我想附在你耳邊對你輕輕地輕輕地說:一生相守。

光陰如梭,季風吹淡了多少悲歡離愁的記憶,也吹散了多少風花雪月的浪漫。驀然回首時,唯獨與你一路的風雨兼程,猶如一抹清幽的蘭花,伴隨著一份淡淡的清香與纏綿,絢爛成一行瘦瘦的詩愁,在風中悄然盛開。

那些傾城的花事,在薄涼的文字中綠肥紅瘦,當時只道是尋常,賭書消得潑茶香,卻道海棠依舊。流年終將在春天的門裏漸行漸遠,屬於四月的文字也將告一段落了,時光深處,我把心悄悄地折疊,妥帖安放,只願與你靜靜地相守。

光陰若即若離,在這個茶靡的五月,初夏的渡口,我默然歡喜,寂靜安然,只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,允我在你心裏從此閉關,許你一生擁有,直至地老天荒。

——謹以此文紀念我們的結婚13周年,感謝這麼多年來你為我所做的一切,祈願與你一生相守!

景德鎮,睡在你的詩上



羽衣霓裳,靜若寒水,輕如蟬翼。

臺上,悅目的空間,如飛花落雨的江南,身著一襲青花旗袍的女子,載歌載舞,演繹著曲苑風荷婉約別致的神韻,清豔如一闋花間詞。

那一刻,我坐在台下,除了心動,還有神動。

景德鎮紫晶賓館大型演播會議室,這裏正在進行“中國夢-瓷都情”文藝演出暨詩歌徵文頒獎晚會。朋友發來一行短信:也許一曲婉轉的越劇更入你的心。聽著電臺主持人純正的朗誦獲得一、二等獎的配樂詩歌,以及背景牆再現千年瓷都豐華底韻的滄桑過程,我的心情洶湧澎湃。

那一刻,我睡在瓷都千年的詩上,朋友不知道我的感動,

我回了資訊:詩詞配樂,如山繞水,內在紋脈,湧動情懷。

安靜的內心,往往會被簡單的喧囂打敗,然後淚流滿面。

記憶中的景德鎮,不是睡在詩上的。他躺在古老的窯洞作坊裏一唱三歎,藏在高嶺山的高嶺土裏寂寂淺吟,與深山礦產一同酣睡。電影《滴水觀音》《青花》《祭紅》《霧裏看花》《閃閃的紅星》等等影片,在那個時代傳頌,而那些東西卻鎖在我的記憶裏一隙之念出不來。

當我完全溶入這個城市,和一幫文友一次次近距離走近古代制瓷作坊,清代鎮窯、明代葫蘆窯、元代饅頭窯、宋代龍窯、風火仙師廟、瓷行等,從縱橫面瞭解古代瓷業建築,明清時期手工制瓷的工藝過程以及傳統名瓷精品,感受到中國千年陶瓷文化的脈絡時,我深深的震憾了。

帶著天青色煙雨,我與一群癡迷的文人在乾淨的宣紙上安靜的素描《火中的鳳凰》《窯火的歡唱》《夢中的高嶺》……

一紙素箋,塗寫著洇滿薄霧的平仄,沾滿了塵煙的筆端,筆下放置著素胚描繪的青花瓷,清逸,淡煙,她冉冉檀香透過窗,潑墨渲染的印象,於雨裏,嫋嫋散去。

時光的青苔爬滿了歷史和記憶,但散不去的是屹立在瓷都人鮮活的印跡,還有這個千年古鎮精彩的傳奇。

“天青色在等雨,而我在等你

月色被打撈起,暈開了結局

如傳世的青花瓷,自顧自美麗。”

《青花瓷》宛然一出煙雨朦朧的江南水墨畫, 一幅筆端蘊秀臨窗寫就的素心箋,曲調仿佛微風中靜靜流淌石上的山泉溪澗, 清泠透亮而又蜿蜒回折,古樸典雅,清新流暢。 讓我們能夠隔著千裏山水遙遙眺望江南的嫋嫋炊煙,隔著茫茫人海默默想念回憶中那一抹淡淡的背影,隔著重重歷史靜觀傳世青花瓷不變的美麗。

周傑倫大概不會想到,他的這首《青花瓷》,面對山河之境的雲煙低歎,將景德鎮這樣一個風姿綽約的青花女子,唱遍了世界。

著名音樂製作人、現代民歌教父何沐陽說:“景德鎮是瓷器之鄉,也是英文CHINA的代名詞,寫景德鎮從某種意義上就是寫中國,因為它所承載的不僅是千年古瓷的造詣,更是傳承中國古文明的時代象徵。他先後兩次來到景德鎮,滿懷深情地寫下《我在景德鎮等你》這首歌。

景德鎮大街小巷飄蕩著這首既有濃郁的中國特色,也具有世界風的特徵的歌曲,徐千雅溫暖舒緩的聲線以及細膩真摯的情感流露,完美的演繹了這首作品最難表達的情感,似乎夾雜些憂傷,她極具磁性的唱腔,貫穿歌曲含義的主線,將唯美寫意的愛情與古文明的傳承文化完美的呈現出來。當她一遍遍的絮語輕喚《我在景德鎮等你》,竟然讓一座城市沉緬其中,久久不肯夢醒。

古窯的神火通明千年仍不息

江南的煙雨隱約著飄逸

沉韻的伏筆 染刻了傳奇

前世心思化今生的胎記

我在景德鎮等你 等你千年的歸期

傳世的記憶 從東飄到西的尋覓

我在景德鎮等你 一眼就能認出你

當年的落款烙在了我心裏

昌江的春水流過繁華和沉寂

珠山的松濤見慣雲湧風起

玲瓏的小鎮 愛成就大器

天下流傳你始終是唯一

我在景德鎮等你 等你千年的歸期

傳世的記憶 從東飄到西的尋覓

我在景德鎮等你 一眼就能認出你

當年的落款烙在了我心裏

一如china印記世界夢裏

當我久久地沉浸於“中國夢-瓷都情”的詩歌朗誦裏,沉澱於她厚重的文化精髓與底蘊中,耳邊想起一位作協老師對我說的話:

“關於描繪瓷都底蘊的文章,你寫得太少了!”

我低下頭來,原諒我偽裝的冷漠,不是我不想寫太多,是因為你不懂,最深的愛是沉默。

“請給我時間,不長,就一生。”

我會記得有過那樣一個我,那樣的抒寫過,她的身影印在這個時代,我看見她的傳說。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